内容正文

《奇葩说》导演制作新综艺:为“情绪化女孩”正名

日期:2020-12-08 09:42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制片人宋燚涵制片人宋燚涵 杨笠杨笠

  “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其实面对生活,面对情绪,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要自信。脱口秀只是一种呈现对人生观察的好玩的方式,生活这么累,看段子的时候就放轻松一点吧。”

  时隔月余,杨笠再次谈论起在《脱口秀大会》中的风波,因吐槽“直男盲目自信”的段子火了之后,“挑起两性对立”的指责便蜂拥而至,甚至在网络平台中,杨笠这段短短几分钟的脱口秀表演,被逐字逐句细细分析。“我超级委屈。”杨笠这样说。

  10月25日晚,由新世相推出的国内首档女性情绪疗愈节目《她有情绪又怎样》播出,首期节目便邀请到了具有强烈个人色彩的女脱口秀演员杨笠。而在女性向影视作品成为“蓝海”的当下,女性的“年龄”“衰老”“独立”等话题被不断反复提及、分析探讨,但女性的“情绪”却鲜少有人关注。情绪化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吗?表达情绪该不该被束缚和谴责?女性又该如何去正确表达情绪?在该节目中,切开了一个全新的入口,让围绕女性的目光变得更为新颖和细微具体。

  “我们发现,当在描述一个人‘情绪化’的时候,大众都觉得这是不好的事情。‘情绪’在当下是被污名化的,这非常不合理。我们想通过这档节目去为‘情绪’正名,鼓励女性发挥自己情绪的正面,这是在创作时最初的动机。”随着《她有情绪又怎样》的开播,封面新闻记者独家对话到节目的总制片人宋燚涵。他说,无论对于男性还是女性,情绪的选择在当下都被认为是软弱和不理智的。“只有当‘情绪化’不被污名化的时候,情绪化表达才会变得合理、自由。”

  人物的标签化越重

  越利于为情绪正名

  三位女性,三种不同的情绪,三种不同的生活处境。节目将镜头对准三位“有情绪的她”——脱口秀演员杨笠、格斗运动员张伟丽、演员阚清子,她们分别对应悲伤、恐惧、愤怒这三种情绪。而在观察室中,演员戚薇和主播李佳琦作为“情绪观察员”,正在关注她们的一举一动,值得一提的是,该节目是李佳琦首档常驻综艺。此外,观察室中还邀请了社会学博士沈奕斐、心理学专家赵昱鲲一同探讨女性情绪议题。

  “节目在选人之初,是没有考虑‘男女比例’问题的。标准就是谁最了解女性,谁最适合为女性去做分享。而两位专家的身份,是大于性别身份的。”细看观察室嘉宾,能够发现是两位女性加两位男性的方式。其实在探讨女性话题时,男性的视角也不失为一种有效途径。但当被问到节目是否有心去设置了男女嘉宾的“平衡”,宋燚涵却否认了这一点,比起性别,“合适”更为重要。

  “为情绪化正名。”在采访过程中,宋燚涵反复提及到了这一点,这既是节目的初衷,也是希望达到的目标。长期以来,大众对于女性情绪持否定态度,譬如在他人面前流泪是失态的,要学会克制愤怒,不然被认为“情绪化”,是不好的评价。“情绪在当下被污名化了。在我们做杨笠这一期节目的时候,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那就是连快乐这一情绪都会被污名化。譬如有的喜剧演员,他们在生活中被认为是不端庄的,这让我们很惊讶。”

  在前期的调研中,宋燚涵和团队得到了被污名化最为高频的三种情绪,并将其融入到了节目的主题中,那就是——杨笠的“悲伤”、张伟丽的“恐惧”、阚清子的“愤怒”。

  作为脱口秀演员的杨笠,“讲段子”是其职业要求,但负责逗笑观众的她所讲述的情绪是“悲伤”;成为UFC中国首位冠军的张伟丽,外界看来绝对的“女性力量”代表者,却展现的是“恐惧”的情绪……看完节目,很难相信这样的设定是“巧合”,这更像是一种对人物标签的反向推倒。

  “当人物的标签化越重,越利于去正名。”无论是杨笠、张伟丽,或是阚清子,三位在某种程度上都被大众认为是较为“强势”的女性,连观察室的嘉宾戚薇,也是如此。而在节目中,能够看到这些女性强烈的性格反差,以及展露出在公众视线之外更为真实的一面。“公众人物经常会被标签化,情绪也会。像恐惧、悲伤,都会被认为是脆弱的。像张伟丽,大众认知中非常坚强的人,但当她展露出脆弱的一面,这是值得被记录下的。”

  为情绪化提供方法论

  情绪表达都是合理自由的

  “节目里头有一句话很打动我,那就是:我们只把情绪当情绪,却忽略了情绪是有信息的。”

  当征战八角笼里的世界格斗女王张伟丽说出“其实我也是挺爱流眼泪的一个人”,在节目中展露出自己的脆弱与恐惧时;当被观众认为锋芒外露的脱口秀演员杨笠,说着“悲伤的事情只有熬过去了,才能把它们写成笑话”时,这些看来“负面的”情绪背后,其实都在传递着信息。“在生活中,这样的例子更多,譬如新闻里偶尔能看到有人在公共场合崩溃大哭。我们恰恰忽略了情绪里传达出的信息,因此当有人情绪崩溃时会受到‘情绪化’的指责,这也是情绪被污名化的缘故。”宋燚涵解释道。

  一直以来,情绪化被认为存在于女性群体偏多,而不知从何时开始,女性情绪的宣泄会招致“不理智”“感情用事”的骂声,因此不少女性选择压制甚至完全否定自己的情绪。而当女性的情绪被污名化时,男性情绪表达的空间更受到了挤压。

  “我们为什么要为女性的情绪化正名?那是我们发现,只有当女性的情绪不被污名化时,情绪才不会污名化。人们认为女性崩溃大哭的存在是合理时,男性也可以想哭就哭。我们想传递的是,人们的情绪表达都应该是合理的、自由的。”就如杨笠在节目中说“我就是要大笑和大哭,因为我自己最重要”,这是其对于“情绪自由”的呼唤和认可。

  既然情绪化表达是合理的,那到底应该如何去宣泄情绪?从节目开播以来,一直传播给大众“鼓励女性自主且自由地表达情绪”的价值观,但更为重要的是,需要为情绪表达提供正确的方法论。“当然,情绪化表达是有边界的,需要在合理的情绪宣泄的框架下。”

  这时,节目特地邀请两位专家坐镇的“良苦用心”就显现了出来。无论是社会学博士沈奕斐,还是心理学专家赵昱鲲,两位专家在该领域有着十余年的研究经验,也会走到嘉宾的身边为她们所压抑的情绪给出合理的表达方式。“这件事情是有解法的,且必须去提供解法让屏幕前的观众可以参考。譬如专家就会针对杨笠的情绪,给出处理的方法。”

  不需要价值观的撕裂,也不需要观点的站队,只需要情绪化的发声与讨论。宋燚涵谈到,在网络中搜索节目时,常常能看到观众不错的评价,这让他倍感欣慰。在一档谈论女性话题的节目中,其实不一定要引起多大的舆论风波与价值观的较量,才能让女性的力量被看见。“挺意外也很感谢能被市场认可。我们并不想将节目提供的立场变成不是A就是B,那么撕裂。在《她有情绪 又怎样》中,公众的立场可以是存在于A和B之间的任意一点。”

  封面新闻记者李雨心

(责编:kita)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Mg4355娱乐电子游戏网站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